殘影銀方憶舊歲

2020年9月12日 星期六

2020年8月25日 星期二

20200825 午安詩

躺在床上

聽某一首歌曲

我一向懂得如何在和弦間流動, 我一向懂得如何假裝懂得.

所以即使我唱過無數次, 即使是早已把一些字句和情節都拆噬吞下, 成了我的血肉膚肌

但我不曾好好的聽過這一首歌曲

順便看了一下MV

我也想在妳耳邊低語, 直到妳沉沉睡去...

我不要妳

除非妳要我, 否則我只會在妳睜開雙眼前離去. 而只在妳需要我時來迎.

2020年8月23日 星期日

20200822 陳阿西隔離日記 Day 02

週六, 恩公不上班.

趁著他去 Costco 補貨的時候趕快把本日的運動做完.

在房間裡做了一次很失敗的開箱直播... 果然不能盲開呀... XD

不過這個打印機還是可以做點事情的... 來弄個冠名贊助?

今天都在做手工藝品, 也寫了一些日記. 明天該來規劃一下後面的工作和作息了吧?

可以用這個來要一點冠名贊助嗎?

手指會痛呀... XD


2020年8月22日 星期六

20200821 陳阿西隔離日記 Day 01


今天是隔離正式起算的第一天.

昨天晚上里幹事有打電話給我, 要我加了他的LINE, 以後每天早上十點前, 晚上八點前要發一次報平安的短訊, 於是發了個 "20200821 晨 無恙" 給他. 今天也就開始了呀.


洗嗽不在話下, 恩公出門後, 溜到客廳, 架起電腦, 一樣看一下信, 處理一下工作, 接打了幾通電話. 里幹事來按了門鈴, 把防疫包交給了我, 然後我就有些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開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直播.

我這個人最大的問題就是, 會想辦法把玩笑話變成事實, 由於前幾天不小心誇下海口要做十四天期間限定隔離型網紅, 所以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反正基本上就是網紅兩週體驗營的概念而已吧 XD

真的試了才知其實要做網紅也不容易呀, 一個人自言自語不怕尷尬也是個不簡單的技能. 但可能有點像是剛學會用LINE的媽媽一樣, 嘗試了發第一個簡訊之後就會用長輩圖連發擊你, 本人也在一天之內開了四次直播... 自己都覺得自己到底是在幹嘛呀... XD

不過今天可以說是相當開心, 和很多許久不見的朋友在網路上打打屁, 也首次玩到了享負盛名的, 海裡魚的拼圖, 真的是好喜歡這些能感受到靈魂和心血的東西.

現在也還是在立秋喔
現在正是立秋時節呀


今天上午我爹載著我娘, 送了些補給品來,  當然還有部分在家中苦守寒窯的包裹們... (不然你以為我開箱的那些東西哪裡來的...) 老媽帶了一點飯, 煎了一條魚 (兩爿, 其實), 炒了一盤肉, 還有一盤炸四季豆給我... 當我一個人, 坐在桌前, 吃下第一口炸四季豆, 嘗到那淡淡的魚腥味時, 馬上就浮現出我娘煎完魚之後, 捨不得把油倒掉, 直接用它來炸四季豆的畫面. 啊... 對我而言這就是鄉愁呀!!!

很老派的, 要把便當裡的菜倒出來, 再把便當選給母親. 想想是何等幸福, 竟還有讓母親為我送飯的一日?
很老派的, 將菜倒出來, 好將便當盒還給母親帶回去.
想想是何等幸福, 竟還能再讓母親為我送一回飯?

總之, 家母的親炙實已久違, 特意剩下了一些, 煎成小段, 鯖魚我拆了將近半爿, 散成小塊, 晚上自己炒了盤飯. 母親煮菜一向鹽下得重些, 因此炒這盤飯時我也沒有再加調味, 正式隔離的第一個夜, 有母親的風味.

20200820 陳阿西隔離日記 Day 00

昨天部門聚餐, 帶著酒精回到房間, 設了鬧鐘, 先睡他四個小時, 凌晨兩點起來整理行李. 也不知道該驚嘆於自己居然真起得來, 還是驚嘆於自己這麼能拖.
說是整理行李, 其實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所以反正是東放西拿的, 終究在六點多搞定了一切. 六點五十左右, 叫的車到了, 出發向機場去!
一台小麵包車, 還是坐滿了七個人, 看來出行的需求還是在的. 但終究是疫情期間, 航班大減, 浦東機場也不復昔時的人潮. 好處是通關檢查都快, 很順利的就來到關外. 中國目前的政策很清楚, 入緊出鬆, 所以除了自助通關停用外, 和要戴口罩之外, 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不便.
每次從上海飛出去, 總是要去休息室吃個麵. 由於公司基本上是兩個月放我回台灣一次, 所以我很長一段時間可以說是定期要吃到東航休息室的上海湯麵, 這次在中國待了近半年, 說實話對此也是有些想念, 不免留些篇幅給它.
飛機上人很少, 以中獎的或然率看來, 倒是令人安心, 看看書, 時間也就過去了. 
覺得這個景色好美, 好想爬到外面拍照 (喂!)
回到台灣, 拉著登機箱向前走, 先到免稅店買些煙酒, 晚些要巴結恩公. 然後就是幾個立牌, 上面有個QR Code, 掃了之後, 輸入一些諸如姓名, 生日, 護照號等等相關的訊息. 
同時還有看到一位中年男士和防疫人員在吵架, 雖沒有聽仔細, 但根據我對相關要求的了解及現場狀況的拼湊, 我猜大概是出在那位男士沒有台灣門號的SIM卡所以做不了登記, 過不了這關. 有感於防疫人員的辛勞, 不免對面前正在檢查我文件的防疫妹妹簡單表達了一下感謝 (但並沒有留電話)
過了第一關, 還有第二關, 各位別忘了非洲豬疫還沒過去, 目前在過關前還是有兩台X光機在檢查有沒有帶豬肉進台灣的... 本人雖然肥肉不少, 但基因序列都還是人類的, 因此也順利的通過了.
台灣的 e-gate 如常運作, 我也就這麼樣的終於再次踏上了台灣的土地, 仔細想想, 上一次離開台灣那麼久, 還是去德國流浪的時候呢...
領到了內含半箱友人託帶品 (幸好非毒品軍火) 的行李, 進到入境大廳, 經過服務台時被招攬了一下, 說是有一千三的優惠計程車可以搭, 不過多虧回來之前有被提醒到, 新北的防疫計程車只要一千就好, 於是向外走到計程車排班處, 果然如先賢所開示的一般, 找到了正主兒. 把剛剛的那個申報憑證給他們登記好了, 司機大哥很純熟的幫我全身消了毒, 招呼我上了車, 終於能歇息一會兒了.
由於我沒有鑰匙, 所以先開到了恩公公司的碼頭, 沒想到除了恩公之外, 還有兩位美女人妻一同出現, 大家在遠方向我揮手致意, 以一種完全不造成防疫壓力的方式向我灌注了強大的暖意, 令人不禁熱淚沾襟...
到了我未來半個月的駐地後, 自行探索了一下, 把祭品放在桌上, 向恩公報了平安. 殊不知恩公回覆我: "我知道你到了呀... 我看得到..." 我才知道原來他家裡有裝監視器... 那不就還好我沒有一進門就 "回到我最純真天然的模樣" 不然豈不是讓人家看光光了~~~
甫自機場回來, 當然先去洗澡沖乾淨一點. 第一天回來, 自己都覺得自己比較毒, 也不敢出客廳, 也不敢去廚房, 就在房裡把東西先整理一下. 第一夜沒有什麼故事好說, 就回了些訊息和信, 晚些恩公回來, 幫我帶了些鹽酥雞, 吃了就在房裡睡了, 今天總之先好好休息, 反正明天隔離第一天的計劃也就是放空而已~~~